第 8 部分阅读(1/2)

加入书签

  的事情。

  宋仪等人排着,也起给孙氏见了礼,算是叩拜过外祖母。

  孙氏早准备好了见面礼,分给孩子们,这才算是坐了下来。她眼光从宋倩开始,路扫到最末尾的宋攸,才叹了声:“我你信上说仙姐儿跟着她大哥过了,还不怎么信,这孩子太傻唉,现在我见没了人,就知道这事儿要坏了。”

  “那陆二公子若是真心想娶她,倒也未必是坏事。只是她大哥不是成大事的性子,大儿媳是能干,可又能做到哪步呢?”小杨氏头回真正说出自己心里话来,虽回来也是受气,可她见到自己亲娘就放松下来,端了茶道,“娘你说过,女人太本事,也是可悲之事。”

  若男人能撑得住,哪里还用得着女人来操心?

  纪氏能耐,既是她的幸,也是不幸。

  孙氏向不觉得自己的女儿比长房的姑娘弱,今者小杨氏回来,流言蜚语可不少。

  想起宋元启那事,孙氏也觉得糟心,便道:“与你夫君就那件事比起来,旁的事情都可先放下。我是没明白你的打算,此事除了上下疏通关系之外,别无他法。我们这里能借给你的东西也有限,要救他,还不如去求张阁老毕竟他还是张阁老的门生。”

  “求自然是要去的,可毕竟多年在外,京城如今是个什么情况,女儿也不清楚3”所以小杨氏来这里,主要目的不是求助,“事情紧急,若跟只没头苍蝇样乱转,怕还不知耽误多少事情。如今父亲也在刑部当差,不知是不是有什么消息?”

  如今巡按御史彭林已经还京,约莫正在给皇帝说山东那边的情况。

  宋元启在周博之后,如今怕正好已经转到刑部,等着会审。

  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他们还不知宋元启这件事最关键的点在哪里,到底是无意卷入党争,还是因为先前周博之事的牵连?

  若连这件事都搞不清楚,还谈什么救人?

  正好,小杨氏的父亲在刑部当差,若能有个消息,便再好不过。

  说起这个来,孙氏便又瞧了宋仪眼,她对身边丫鬟道:“我这里谈事儿,孩子们干坐在这里也闷,如云你找带着他们下去玩会儿,再端些果盘点心,万莫怠慢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丫鬟退了下去,引走了宋仪等人。

  小杨氏见,就知道孙氏是有话不好当着孩子们的面儿说。

  只是有什么话不能直说的?

  “娘,可是我夫君那事有什么差池?”

  “差池大了。”孙氏叹气,“要说平时明哲保身也是个好本事,至少他能薄了自己。可你夫君,这回着实糊涂了,也不周博是什么人,他儿子又是什么人。我记得你早先跟我说,你们家里有个庶出的五姑娘,也就是仪姐儿,曾被周家公子倾慕,周大人与你夫君之间已经有过口头上的约定。结果周家落难,你们这个未来的亲家把事情给做绝了,竟然半分都没管过。”

  “可这与”

  话说到半,小杨氏便说不下去了。

  孙氏冷笑声:“亏得你还有脑子,知道回来问我消息儿我央了你爹打听,才知道那周兼在他爹出事之后,以生员之身进了府衙当吏,不久在彭林离开济南的时候又被带走,成为了彭大人的幕僚。你前后想想,这件事到底是谁办的?”

  “难道是他?”

  小杨氏只觉得平地里声惊雷炸响,叫她整个人都昏了头。

  “除了这位还能是谁?说什么陷入党争,也不过是借口。甭管你夫君到底是犯了什么事儿,铁定与这个周公子脱不开关系,天底下没这么巧合的事情。官场上的事情,哪管你是黑是白,白的能抹成黑的,黑的能抹成白的。都说过,莫欺少年穷,你那夫君也是太糊涂。”

  孙氏言语之间,也有些不起宋元启的味道。

  当初宋元启若不是张阁老的门生,杨府又指望着巴结上张阁老那脉,不会再嫁个女儿过去≡个儿好好养着的姑娘给人当了续弦,还在长房后头,孙氏心里能舒坦了才怪。

  小杨氏知道孙氏的态度,夹在中间难做,倒是也不在此事上头多作纠缠,而是直接问道:“

章节目录

正版免费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