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0 部分阅读(1/2)

加入书签

  ”

  梅蒂欣也是言不由衷的道。

  “是这样子吗?”

  爱丽丝抿嘴笑,没有回应。

  “当然!”

  爱丽丝的态度让魔理沙有些恼羞成怒了,她大声道。

  “只有像露米娅那几个小鬼头才会想那个混蛋。”

  “咿呀!”

  “上海说,她很想陈安大人,嗯嗯,我也是。”

  上海蓬莱二话不说,马上就跳出来拆台。

  气呼呼的瞪了她们眼,魔理沙不说话了。

  两个讨厌的小东西!

  “对了,今天为什么有空过来玩,不在红魔馆逗露米娅她们吗?”

  爱丽丝有些好奇,往常这个时候魔理沙般都是在红魔馆带着几个小家伙到处跑,这几天倒是经常跑过来,真是让她惊讶。

  “哼,还不是陈安。”

  说起这个,魔理沙又开始抱怨了。

  “说什么要抓住机会缓和居民和妖怪的关系,又说孩子们最容易接受她们,教育也要从小抓起。结果庆典过后就让露米娅她们全部去寺子屋上学了。

  红魔馆呢,萃香那个死酒鬼整天就知道往妖怪山跑,美铃又不知道天天躲在门口,干什么问她也不说,去帕琪那结果又嫌我吵,把我赶出来了。

  最让我生气的是蕾米,最近不知道在捣鼓什么,经常和咲夜去迷途竹林天就见不到人,真是无聊死了。”

  “不是还有影狼和璐璐吗?”

  魔理沙大气。

  “别和我说她们!最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,大冬天的居然跑去雾之湖游泳,冷不死人啊!”

  她穿着这么多衣服都冷,还去游泳,不生病才怪,她傻了才去!

  爱丽丝失笑。

  “这样看来你还真是无聊啊。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  魔理沙唉声叹气的。

  “文文又在写那什么新闻,现在也不去红魔馆,至于灵梦?哼,说起来就气!”

  想起灵梦为了那什么所谓的礼金就把自己卖给了陈安,魔理沙就火。

  更让她火的是灵梦似乎还嫌不够,居然还把米斯蒂也塞了过来,是当陪嫁丫鬟吗混蛋!

  “那你干嘛不回人里的老家?”

  “回去!?”

  魔理沙的声音差点掀翻屋顶。

  “回去找老头子啰嗦吗?”

  “不是还有你母亲吗?”

  提起母亲这个词,爱丽丝突然有些惆怅。

  说起来,自己也已经从魔界来到幻想乡很久了,也不知道家里的那个变态母亲过得怎么样。

  “母亲?”

  魔理沙哼哼唧唧,副很不爽的样子。

  “别说了,现在她也是和老头子个阵营的,整天就和我说要文静,要贤淑,要不然会让陈安生气的,贤淑个屁啊,你说那个混蛋敢生我的气吗!”

  爱丽丝摇摇头甩开心中的惆怅,她有些感慨。

  “不会吧,他好像很少生气呢。”

  梅蒂欣啐了口。

  “没错,那个讨厌的家伙,整天都是笑眯眯的,恶心死了。”

  “真的吗?”

  “当,当然。”

  被爱丽丝意味深长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然,梅蒂欣结结巴巴的应了声,就赶紧飞走了。

  哼,她才不会觉得陈安笑的很温柔呢。

  “咚咚。”

  就在三人闲聊时,屋子的门忽然响了。

  魔理沙个轱辘坐起来,有些惊讶。

  “谁啊?爱丽丝你的朋友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爱丽丝也是有些纳闷。

  这里人迹罕见,除了魔理沙会来,可基本没人来呢。

  “或许是迷路的人吧,”

  爱丽丝猜测着就起身去打开了门。

  “梦子?”

  看着站在门口的女仆,爱丽丝愣住了。

  “好久不见了,大小姐。”

  梦子恭敬的向爱丽丝行了个礼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算了,外面在下雪,你还是先进来吧。”

  看着梦子身上落满的白色雪花,爱丽丝急忙让她进入了房间。

  拍掉身上的雪,梦子跟着爱丽丝进了屋。

  “她是?”

  魔理沙看着跟着爱丽丝走进来的梦子,有些奇怪。

  “爱丽丝你的朋友吗?”

  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。

  “不是,是我家的女仆,梦子,坐吧上海,给梦子倒杯水。”

  爱丽丝边解释,边吩咐上海倒水。

  “咿呀!”

  上海乖乖的飞过来替梦子倒了水。

  “是上海啊,好久不见。”

  冲上海点点头,梦子并没有坐下。

  爱丽丝愣了愣,想起了梦子的性格也就没有勉强。

  梅蒂欣也飞到魔理沙的身边,就和她起好奇的看着梦子。

  “哎。”

  忽然,梅蒂欣戳了戳魔理沙。

  “干嘛?”

  “魔理沙,你觉不觉得这个家伙很像咲夜啊?”

  “哎?好像真的很像啊。”

  梅蒂欣这么说魔理沙才发现。梦子虽然是金色长发,身上女仆装也是红色的,但那冷冰冰的感觉还真像咲夜。

  这气质简直就是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  爱丽丝摸了摸身边蓬莱的头,看着梦子道。

  “对了,梦子你不在魔界,跑我这干嘛?母亲也来了吗?”

  说到这,爱丽丝似乎有些紧张。

  “没有。”

  梦子摇摇头。

  “神琦大人知道大小姐并不想见到她,所以并没有前来。”

  “是吗”

  松了口气的同时,爱丽丝忽然有些失望。

  还以为能见到她呢。

  爱丽丝抿抿嘴,语气复杂。

  “对了,我不在的时候,母亲她过得怎么样?”

  “还好吧。”

  梦子叹了口气。

  “除了经常念叨大小姐你,还有和大人喝酒,每天也只能发呆了。”

  “这样吗”

  爱丽丝沉默,表情很复杂。

  梦子看着沉默的爱丽丝,从怀里摸出封信交给了她。

  “这是神琦大人让我交给大小姐你的信。”

  这就是她除送艾丽她们离开魔界外的另个目的。

  “信?”

  爱丽丝愣了愣也不避讳,就当着魔理沙和梦子的面撕开了信封。

  “写的什么啊?”

  魔理沙和梅蒂欣当即好奇的靠了过来。

  信里写的很简单,只有句话:小爱,我很想你啊。

  “怎么这么短啊。”

  魔理沙有些不满,还以为能看到什么东西呢。

  “闭嘴,没看到爱丽丝都快哭了吗。”

  梅蒂欣不像魔理沙那样大大咧咧的,下就发现了爱丽丝眼中的晶莹。

  “母亲”

  爱丽丝死死抓着信纸,似乎感受到神琦写这封信的心情。

  因为太多话说不出,结果到最后只是写出了这句话吗?

  “呜呜”

  信上这短短的句话,却仿佛胜过了千言万语,让爱丽丝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,泪水流下打湿了信纸,让信纸沾染上了点点湿痕。

  梦子看着爱丽丝悲伤的模样,抿抿唇。

  原本不想说什么的。但此刻却还是忍不住开口了。

  “大小姐,出来了这么久也够了,还是回去吧。”

  “回去!?”

  魔理沙愣,顿时大惊。

  “回去哪?难道小爱你要走吗?”

  爱丽丝沉默,只是用力篡紧手中沾满泪痕的信纸。

  她有些犹豫,虽然很想念母亲,但却又舍不下幻想乡的朋友。

  “大小姐”

  梦子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爱丽丝打断了。

  “给我点时间,让我想想吧。”

  看了看脸紧张的魔理沙和梅蒂欣,爱丽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了个人,

  陈安,那个熟悉而亲切的男人,或许他会给自己答案吧

  爱丽丝脸色坚定了下来。

  “上海,蓬莱,你们替我招呼好魔理沙和梦子,我先出去趟。”

  说罢,便匆匆推开门,离开了屋子,走进漫天风雪中。

  “哎小爱等等”

  “别去。”

  魔理沙也想追出去,却被梅蒂欣拉住了。

  她有些不满。

  “干嘛,没听到小爱都要走了吗?”

  “这是爱丽丝自己的事。”

  梅蒂欣叹了口气。

  “我们只要看着就行。”

  魔理沙急了。

  “这怎么行,要是小爱真的走了怎么办?”

  “那也只是回去她自己的家罢了。”

  梅蒂欣反问。

  “你看当初你回去的时候,陈安有阻止吗?”

  “这怎么能样,我最后不是又回去了吗?”

  “你觉得陈安当时会知道这件事吗?”

  魔理沙愣,沉默了下来。

  “所以,我们等爱丽丝自己做出决定吧。离不离开那都是她自己的选择,我们没有权利干涉。”

  梅蒂欣说着,又看了看边的上海和蓬莱,她心中默念。

  只要爱丽丝开心就好。

 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!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

  礼物——千千心结

  更新时间20162818:32:16字数:11695

  “”

  站在幽香房门前,陈安举起手想要敲门,却有些摇摆不定。

  这该怎么劝呢?

  他对这件事点都不了解,甚至连幻梦界是啥都不知道,所以哪怕是在想帮助艾丽她们,也始终找不到点开口的地方。

  到底等会该咋么说呢?

  就在陈安还在犹豫时,门却自己开了。

  幽香靠着门,沿看着陈安高举的手,微微笑。

  “怎么,想和我动手?”

  “误会,误会。”

  急忙将手收回来,陈安有些讪讪,他可不想找死。

  陈安挠挠头,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劝解的话。

  果然,还是开不了口。

  幽香双手抱胸,看着陈安似笑非笑。

  “在我的门口站了这么久,怎么,还是没想到该怎么替她们求情吗?”

  “你知道了?”

  陈安表情有些讪讪,就知道瞒不过幽香。

  “这个,你不觉得梦幻馆太冷清了吗?”

  憋了半天,陈安最后只憋出了这么句话。

  “冷清?或许吧。”

  出乎陈安意料,幽香居然点头了。

  哎,有戏!

  这下陈安可来了精神,急忙厚着脸皮,就顺着杆子就往上爬。

  “既然你也觉得冷清,不如就原谅外面那几个吧。”

  “那几个,连她们名字都不知道你就来和我求情,你的心可真是好啊。”

  “那是,我可是大好人啊。”

  听不出幽香话的意思,但陈安还是理所当然的把这句话当做了夸奖,立马得意起来。

  看着陈安说这句话脸也不红的样子,幽香有些有些无语。

  真是个厚脸皮。

  “啦啦啦,啦啦啦”

  就在这时,幽幽子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手中拿着袋水果,正开心的啃着。

  眼珠子转,幽香不知想到了什么。

  “想我原谅她们几个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陈安精神震。

  有了她们,自己估计又不用干活了。

  “可以。”

  幽香点点头,在陈安惊喜的表情中指走过来的幽幽子。

  “你去非礼她,我就原谅她们。”

  “哎!?”

  陈安扭头看着幽幽子,大惊失色。

  “你说啥!?”

  幽香加重语气。

  “非礼她。”

  陈安非常纳闷。

  “为什么你原谅她们,却要我去非礼幽幽子啊。”

  幽香简洁明了的道。

  “不为什么,我喜欢。”

  陈安:“”

  我知道了,你就是想看我倒霉是吧?

  瞧着幽香上勾的嘴角,陈安下就识破了她的险恶用心。

  看着陈安犹豫的样子,幽香有些不耐烦了。

  “快点说,愿不愿意吧?”

  “这个,这个”

  陈安左想右想,真是觉得自己干不来这种事,真的!

  于是陈安叫住了幽幽子。

  “幽幽子,过来下。”

  “干嘛?”

  吃的正欢的幽幽子眨了眨眼睛,就走了过来。

  嘻嘻,是又要给自己东西吃吗?

  这两天可真是开心啊,从早到晚,肚子就没空过。

  看着脸期待的幽幽子,陈安觉得自己真的下不去手,真的!

  这么想着,于是他道。

  “现在心情怎么样?”

  “很好啊。”

  “肚子饿不饿。”

  “饿,饿!”

  幽幽子小鸡啄米似的点头。

  虽然其实并不怎么饿,但既然陈安要给自己东西吃,那就不能说饱。

  陈安看着眼神越发期待的幽幽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。

  “真的饿?”

  “嗯嗯!我饿的都快走不动了。”

  捂着肚子,幽幽子脸虚弱的样子。

  “走不动就好,走不动就好。”

  看着幽幽子脸虚弱的样子,陈安终于放心了。

  于是在幽香震惊的目光中,他用手抓上了幽幽子的胸,还用力捏了捏。

  嗯,和上次的手感差不多。

  “好了,不许反悔啊。”

  陈安想着就冲着因为惊愕而张大了嘴的幽香说了句,然后急忙松开抓在幽幽子胸部的手,就溜烟的跑了。

  快走,快走,要是幽幽子反应过来就死定了。

  “啪!”

  幽幽子提在手上的水果掉在了地上,她低头楞楞的看了看自己的胸,又抬头望着陈安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,呆呆眨眨眼,她忽然反应过来。

  吼!居然又被非礼了。

  发现了这个事实,幽幽子顿时勃然大怒,真当她好欺负是吧!?

  她气的蹦三丈高,就怒吼着向陈安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。

  “吼!吼!别跑,你个死色狼!居然又敢非礼幽幽子大人,幽幽子大人这次非要宰了你不可!”

  为什么要说又呢?

  幽香想不明白幽幽子的话,不过想了想,忽然就扑哧下笑了出来。

  嘻嘻,看来自己又小瞧陈安的脸皮了。

  带着幽幽子在梦幻馆跑了好几圈,陈安终于把她甩开了。

  “哎呀呀,幸好跑得快。”

  陈安左右看了看,发现已经看不到幽幽子的影了,顿时就松了口气。

  真是的,不是说饿的连走都走不动了吗,怎么还能追他跑这么久,居然这么不诚实,幽幽子可真是不像话!

  心中腹诽,陈安来到了梦幻馆门口。

  雪越发大了,地上已经积起了层厚厚白雪,陈安脚踩在雪地上,踩出了排深深脚印。

  他大摇大摆走到艾丽她们面前,接着看了看她们身前的食物,动没动,没有吃。

  啧啧,真是群执着的傻瓜。

  撇了撇嘴,陈安道。

  “喂,告诉你们几个个好消息。”

  “什么好消息?是幽香大人原谅我们了吗?”

  艾丽五人全都抬起了头。

  看着她们脸上,衣服上,头发上都带上了雪水和冰晶,明明全身发抖,却还都是期待无比的样子,陈安真是无语了。

  用得着这么拼命吗?

  他可不了解幽香在艾丽她们心中的地位,那绝对是能为她去死还心甘情愿。

  不过陈安也没说什么,他耸耸肩。

  “没错,经过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幽香最终决定原谅你们了。”

  准确的说,是袭胸魔抓手。

  “真的?”

  艾丽她们又惊又喜。

  幽香大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?

  “我骗你们干嘛。”

  陈安听到她们怀疑的语气有些不满,他可是丢了节操,还冒着被幽幽子干掉的风险,才成功让幽香原谅她们的,结果现在却怀疑他,真是令人生气。

  “废话少说,快点起来给我进去,记得以后好好帮我干活就行。”

  “是,是。”

  也顾不上陈安是不是骗她们,艾丽她们就好像抓到了根救命稻草,急忙爬了起来。

  不过似乎是在大雪中跪久了,而且身体娇弱,胡桃下没站稳,栽倒在了雪地中。

  “胡桃!”

  奥莲姬惊呼声就想去扶胡桃,却被陈安抢先了步。

  将脸色苍白的胡桃从雪地中抱了起来,陈安将她交给了边脸担心的奥莲姬。

  “带她去休息吧。”

  “十分感谢。”

  奥莲姬感激的看了陈安眼,就和幻月她们同进入了梦幻馆。

  作为过去梦幻馆的仆人,她们对于梦幻馆可比陈安熟。

  陈安耸耸肩看着她们离去,然后脸下就垮了下来。

  他现在可不敢进去,要是被幽幽子逮到就惨了。

  估计会被分尸的。

  “唉。”

  陈安唉声叹气的就屁股坐在了雪中,思考着待会该怎么对付幽幽子的怒火。

  “道歉?”

  不不不,如果直接道歉,或许会被幽幽子狠揍顿。

  “用吃的?”

  喃喃自语,陈安忽然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上次不就是这样摆平幽幽子的吗?

  “没错,就这么干!”

  拍手,陈安站了起来。

  拍去身上沾满的雪花,陈安正准备去找幽幽子时,天空落下了个人。

  “陈安!”

  爱丽丝喊住了陈安。

  “爱丽丝?”

  看着拦在面前的爱丽丝,陈安愣。

  “你来太阳花田做什么?找幽香吗?”

  陈安扭头看了看爱丽丝的四周,有些纳闷。

  “怎么就你个,上海和蓬莱呢?”

  她们向来都是形影不离的,今天居然就只有个爱丽丝,真是稀奇。

  “她们被我留在家里了。”

  爱丽丝咬了咬唇。

  “我是有事来找你帮忙的。”

  经过爱丽丝的番解释,陈安总算知道她的纠结了。

  “你是说你想回

章节目录

正版免费资料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