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 部分阅读(1/2)

加入书签

  识君

  沈小兔怎么也没想到,他竟然带着她来到了这里——大学,简称大。

  她曾在这里度过了四年时光,美好难忘的记忆谈不上有多少,但实实在在留下了她四年的青春时光。

  站在校门口,她还是感慨颇多的。“校门又翻新了,四年翻新了四次,我这才毕业年多,又旧貌换新颜了。”

  “这个校长很喜欢翻新校门。”慕新砚在旁道。

  沈小兔深以为然,不过,这跟他有什么关系?“慕新砚,你带我来这里干吗?”

  慕新砚耸肩说:“我来找我的老师,想着你也许喜欢母校重游,就带你起来了。”

  沈小兔瞪大双眼,不能再惊讶了。“你的老师!”她指了指这学校,“你的老师怎么在这里?”

  他淡定地看着她:“我曾在这里读书,我的老师当然在这里!”

  “你逗我的吧!”她摇摇头,难以置信到连着身子也起摇了摇,“我在这学校四年,怎么次都没听说过你?”像他这样的,不该是从贵族小学到国外名牌大学的标准配置?来这里掺和个什么劲儿!

  慕新砚笑而不语,提步往校内走去。

  沈小兔赶紧跟上前,边走边问:“你是哪级的呀?什么系?什么专业?哪些老师教过你?”

  肥兔子倒学聪明了点,还知道盘问他。

  “我大你二届,美术系油画专业,直指导我的是傅国栋老师。”他作答。

  沈小兔愣愣地怔住,好半晌,她才吐出了口气,同时吐露了心声:“这太不科学了!学校里有这么个大帅哥且才华出众,我竟然点都不知道!”

  要知道当时班里的八卦王就跟她个宿舍啊,可整整两年,她从来就没有听过慕新砚这个名字!

  大帅哥且才华出众这样的评论他听得多了,却从未如此刻般觉得如此顺耳和开心。

  他坚毅的脸部线条都随之柔和。“你听过最多的名字是谁?”他轻声笑问。

  闻言,沈小兔眸光亮,他的话勾起了她好多的回忆,有个名字尤其耀眼。但是,她不会说出来,只是眨了眨双眼。“听过很多呢,什么专业的都有,只要某方面特别出众的,我都听过!”

  她在撒谎且有所隐瞒!从她突然泛红的双颊和闪烁的眼神,慕新砚完全可以肯定。

  虽然心中不悦,但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主动发问的,于是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继续朝前走去。

  粗线条的沈小兔并没有察觉他的情绪变化,更何况旧地重游,有太多往事供她回忆和想念,路上她连他不寻常的沉默都没有感知到。

  两人绕过大半个校园,来到了学校的美术楼。

  美术楼修建于二十年前,整个楼体呈只船的造型,设计者正是慕新砚的老师傅国栋。在学校历史展览室里,张美术楼竣工庆典的照片放在最显眼的位置。

  照片记录了红布揭开的那刻,众宾客们惊叹无比的表情。谁也没想到,这艘“船”会造得如此宏伟却又不失精美,绝对称得上是绘画艺术与建筑艺术的完美结合!

  然而在学校里,还流传着这样个八卦。传说傅国栋教授设计这栋楼的灵感,是来自于个女人,沈小兔听说后的第个反应就是:“那定是傅教授的妻子吧。”

  “你傻呀!”爆料人给了她个白眼,“如果那个女人是自己老婆,每天都生活在起的,还用得着纪念?那个女人定是傅教授喜欢但又不能在起的女人。”

  “不过也奇怪了”爆料人又觉得奇怪,“我还是第次见男人用艘船来怀念女人的,不知道有什么用意。”

  这个八卦直让沈小兔耿耿于怀,她总是想不明白,傅教授既然放不下那个女人,为什么又与别的女人结婚?他这样做,难道不是既没有坚持自我,对他的妻子亦是不公平吗?

  即便此刻站在这艘“船”前,她还是有同样的感慨。

  “你停在那儿干吗?”已走上几级“船”梯的慕新砚见她没跟上,转头问道。

  沈小兔稍显犹豫地推了推眼镜。“我就在这等你吧。”

  “快点跟上!”他对她的话置若罔闻,反而也停下了脚步,大有沈小兔不跟着起,他也不走了的意思。

  无奈,沈小兔只好跟上前,走入了美术系的大楼。

  两人在楼的人体写生室找到了傅国栋,这个时间写生室里没有学生,但架架支撑起来的画板上,都画着同个模特。

  傅国栋则正认真仔细地看着每幅画,突然间听得人叫道:“傅教授!”

  他循声看来,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:“新砚,你来了!”话说着,他已快步迎上前来。

  走得近了,才发现慕新砚身后还跟着个女孩,他看着这女孩的脸,忽地愣住了面色。

  “傅教授!”然而,在他出声前,女孩已冲他笑道,“我叫沈小兔,很高兴认识你!”

  傅国栋的眸光闪了闪,才微笑着点头:“你好。”

  “傅教授,我带了几幅画过来,请您帮我看看。”慕新砚的声音将他的目光拉回,他赶紧答应了声,伸手接过了他从肩上卸下来的画板。

  沈小兔还以为其中会有她的画像,可是张张翻过,根本没有她的影子。

  看来她的画像的确还没完成,否则慕新砚怎么会不拿来给傅教授指导!

  “不错,不错!”傅国栋认真地看完每张画作,欣慰又骄傲地点点头,“新砚,你进步得很快,无论从构图还是画技都已属流,现在你最缺少的,就是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和欣赏了。”

  慕新砚轻轻勾唇,显然对此并不在意。

  傅国栋哈哈笑,拍拍他的肩:“新砚,老师知道你淡泊名利,但你有如此才华却不被世人知晓,连老师都为你感到可惜。”

  说着,他还看看沈小兔:“这位同学,你觉得可惜吗?”

  沈小兔暗中冲他皱皱眉,嘴上倒是赶紧答应着:“嗯,特别可惜!我觉得就算在风华社,也没有人能比得过慕新砚!”

  风华社是闻名世界的设计公司,傅国栋当然有所耳闻,只是,他似乎并不知道慕新砚与风华社的关联。“你说得没错。”他点点头,又道,“新砚,过段时间风华社举办的‘魂艺’绘画大赛就要开始了,这个比赛三年才有次,不但奖金丰厚,更有很多世界级艺术大师担当评委,你可以考虑要不要参赛。”

  “不用。”无需考虑,他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。

  “为什么不去啊?”沈小兔奇怪地推了推镜框,“你拿了第名,就会有更多的人看到你的天赋和才华啊!”

  傅国栋没再劝他,但注视着他的双眼仍是充满期待。旁人不知道的是,自从他发现了慕新砚在绘画方面的过人才华后,没有天他不希望慕新砚能够敞开心怀,与更多高水平的同道中人分享切磋,从而学到更多的东西。

  但每次,无论是什么活动,规模大小与否,他都是毫不犹豫地拒绝。

  “不去!”这次,他拒绝的态度依旧十分坚定。

  虽然有些失望,但傅国栋早已习惯,所以也没再多说什么,只道:“当然,这些都由你自己决定。”话说间,他已将慕新砚的画作收回画板夹好,但幅“候鸟春归”图却捏在了手中。

  “新砚,老师特别喜欢这幅,就留下让老师多欣赏欣赏好吗?”

  “教授若是喜欢,我就送给您。”

  “哈哈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

  从写生室出来,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。而且还是因为傅国栋有课,不能再跟慕新砚继续聊天的缘故。

  沈小兔想:原来他也不总是惜字如金,对自己喜欢的话题,也能滔滔不绝。

  “刚才很无聊吧。”下楼的时候,他突然问。

  “没,没有啊!”沈小兔赶紧摇头,“你跟傅教授聊天的时候,我直在欣赏那些学生留下来的画作。”

  慕新砚眸光轻闪,问:“你能看懂?”

  沈小兔不好意思地笑,说:“看个热闹。”

  慕新砚不太相信,上次她就能认出乌鸦群飞的麦田,刚才他留意过她观画时的模样,并非看热闹的新鲜好奇。相反,她时而讶异时而惊喜又若有所思的表情,让人觉得她能看懂那些画。

  她说她见过个认识的人临摹乌鸦群飞的麦田,故而识得那画。这么看来,也许她不只是曾见过那人临摹那幅画而已。

  那个人,是谁?

  两人走下“船梯”,来到大楼右边的宣传栏,在大学校园里,每个系大楼前都有这样个宣传栏,用以张贴优秀学生的各种事迹供人膜拜。

  美术系的宣传栏里张贴的,当然是才华出众的学生。

  此刻正贴着的是个女生的照片和画作,女生倒是气质独特,但她的作品就“慕新砚”沈小兔撇嘴道,“你画的比这里贴的好看多了,为什么以前次都没在这里见过你的照片?”

  慕新砚勾唇,说:“很多人排着队想要把照片贴在这里,我为什么要来凑热闹?”

  惯常的不屑语气,让沈小兔不禁叹,原来恃才傲物就是这么回事啊。

  “不过,能贴在这里的也有很多真正优秀的画作。”沈小兔非常认真地说道:“那时候我就知道个学长,他的画就非常打动人心。”

  “学长?”慕新砚轻轻眯起双眸,“哪个学长?”

  难道她所有对画画的认知,都是来自这个——学长?

  话罢,只见沈小兔愣了下,圆脸浮现的绯红是几许不好意思。“没,没有都过去好久了,我怎么还记得他叫什么。”说着,她把脸撇过去对着宣传栏,看似继续欣赏着里面的画作,她抬手推眼镜框的动作已将她真实的情绪出卖。

  他早就看出来,每当她感到紧张或局促不安的时候,她总会做着这样的动作。

  深邃的眸光点点黯然,忽地,他脑海里阵电光火闪,“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个人是谁!”忽然,他这样道。

  沈小兔讶然转睛,听他缓缓地吐出几个字:“你说的学长叫凌轩!”

  /

  第15章学长风波又来袭

  他也认识凌轩!

 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闪过,沈小兔立即又觉得自己可笑,他和凌轩都是美术系并且同届,说不定还是同班同学,怎么会不认识。

  没错,她没说出来的那个人就是凌轩。

 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,不过是看多了个人的优秀,少女萌动了芳心。她从来没对任何人吐露过心中的这份悸动,久而久之,也就变成了个心底深处的秘密。

  她直很珍惜这样的感觉。

  尽管她对凌轩的记忆,只是停留在他陆续展出的画作和照片中自信昂扬的眼神,也许正因为如此,她才能得以直守着这份美好吧。

  别人若有意深挖,她不予回应,是因为不想让人破坏这份美好。

  但刚才慕新砚问起,她的逃避是因为她觉得难为情,像是小孩子做了什么可笑的事情,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样。

  “哦!”现在,她只有继续装傻了,“你确定吗?哎,其实画得好的人很多,我却个人都不认识。”

  能感觉出来她是假装,但又毫无办法,慕新砚心中有气,什么也不想再说,越过她身边径直往前走去了。

  看着他沉默的身影,沈小兔后知后觉地抓了抓头发,他这是生气了吗?

  她绝对想不到这跟凌轩有关系,赶紧快步追上,“慕新砚”她边赶着他的脚步,边问,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?”

  可慕新砚总不能说因为她藏掖着凌轩不肯说出来所以生气吧,更何况,他根本不屑于承认这点。

  沈小兔想啊想,忽然想到了,说:“慕新砚,你是羡慕嫉妒了吧!”说着,还嘿嘿笑了几声。

  慕新砚愣,她的肥手已拍上了他的肩,语带安慰地说道:“慕新砚,我听傅教授说了,你只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画作放在橱窗里展示而已。如果当初你愿意这样做的话,我相信全校女生都定会成为你的粉丝。”

  慕新砚嫌弃地蹙眉,好像她这话多么的无聊。“你也在这其中吗?”但是,问题却不自觉地问出口。

  沈小兔理所当然地点头,说:“我也是学校女生的分子啦!”

  “幼稚!”慕新砚从鼻子根部轻哼声,转开的唇角,却暗自翘起了淡淡的笑意。

  沈小兔转念想,这也讨好不了慕大少爷哇!“慕新砚,你去哪里?”她只好再次跟上他匆匆的脚步,并准备提醒他如果是回家的话,应该掉个头才对。

  “去学校餐厅!”却听他在前面丢下这样句话。

  他口中的“学生餐厅”位于美术楼的右侧面,听说餐厅的落地窗前,是观赏这条“船”的最好角度。不但能看到整个“船”体,更能看到它正以饱满的激|情往前航行。

  不过,这些都是沈小兔听来的,因为大学四年,她次都没来过这间餐厅。

  这是属于有钱学生族的聚集地,像沈小兔这种,偶尔去小炒餐厅改善下伙食就足够了。

  所以,当她跟着慕新砚在餐厅坐下,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的。

  “两位中午好,请两位点餐。”服务生彬彬有礼地送上菜单。

  慕新砚瞟了眼菜单,很快回答了服务生,但沈小兔个字也没听懂,因为他说的是——法语。

  正当她奇怪他为何如此时,手中的菜单已被翻开。

  嘎!谁能告诉她这上面的蚂蚁字都是些什么意思?

  她几乎就要问问有没有中文菜单了,但却见服务生正微笑地看着她,等待记下她需要的食物。

  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将要问出的话是多么的丢人。

  “就这个吧!”随便吃了,手指往菜单上点。

  服务生看了看,不由面露疑惑:“你确定吗?”

  见沈小兔很肯定地点点头,服务生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,但最终,他只是再次微笑地点头:“好的,请稍等。”

  片刻,慕新砚的餐点送上来了,是份红酒牛排加柠檬汁,那诱人的卖相和香味让沈小兔对自己的餐点也无比盼望起来。可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吧,她的餐点还是没有送来。

  “你点了什么?”慕新砚不禁发问,他的牛排已经等得快冷掉了。

  沈小兔也不知道自己点了什么呀,照这个情况来看,大概是什么需要精工细作的东西吧。“你不要等我了,你先吃吧。”她忙不迭道。

  慕新砚没理她,转睛朝服务生出入的拐角处看去,突然,他挑起了浓眉问:“沈小兔,那是你点的?”沈小兔随之转过目光,只见个服务生用双手捧着个小锅似的东西走了出来,而小锅里盛放的,是山堆似的冰淇淋。

  “不是的!”她回答得很肯定。那看就是几人份的冰淇淋装在起,怎么会出现在菜单上,这分明就是常识好不好!

  然而,话音刚落,服务生便走到了桌边,将这小山堆似的冰淇淋放到了沈小兔的面前,还彬彬有礼地说:“请慢用!”

  “这这个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”

  服务生看了看手中的点菜单回执,亦肯定地说:“没错,这正是两位需要的餐点。”

  沈小兔的脸瞬间刷白了。

  “沈小兔,你喜欢吃冰淇淋?”某人的笑意实在藏不住了,溢满眉间和眼角。

  她明白了,他就是故意找个法语餐厅让她出糗!

  恨恨地瞅他眼,她拿起勺子往冰淇淋重重地戳,“我就喜欢吃,怎么样!”说完,大勺冰淇淋送入了嘴里,然后浑身打了个战。

  这绝对不是因为太美味了,而是因为太冷了,把胳膊上的伤口都给扯痛了。

  “好吃!”她的嘴却还是硬。

  慕新砚好笑又好气,抬手招来服务生说了几句,才对她道:“别吃了,胃部受刺激,会导致伤口也受刺激。”

  “没事,我喜欢。”

  “沈小兔,我以为你会法语。”

  “嗝”沈小兔被噎到了,还好冰淇淋本来柔滑顺畅,没让她被卡住。

  他不可思议地瞅了她眼,问:“沈小兔,你到底是怎么进入风华社的?人事部不是有规定,秘书必须会门外语?”

  “我会英语!”

  “英语?也算外语!现在有几个人不会的?”

  就算大家都会了,在这里它也算外语!沈小兔忍着大声分辨的冲动,脑袋转呀转,突然,她开动双唇,吐出串叽叽哇哇的奇怪音符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慕新砚蹙眉。

  “哎,也有你不知道的呀!”沈小兔得意地推推镜框,“这个就是我的第二外语了,名字叫吉尔吉斯斯坦语!”

  这下子换慕新砚句话说不出了!

  然而,看着她因为开心而闪亮的双眸和翘起的唇角,他不由也跟着露出了微笑。

  那小锅冰淇淋最后没能成为沈小兔的午餐,而是被服务生打包成两份,变成了他们此刻的餐后甜点。

  品尝的地点则由餐厅换到了操场的秋千处。

  这个时间学生们都在上课,偌大的操场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  “沈小兔,来帮我推秋千!”

  “沈小兔?”

  转头看,沈小兔正倚着秋千绳子低头入神,连手中冰淇淋盒已倾斜了大半都不知道。

  “沈小兔!”他提高音量再叫声。

  “干吗?”总算回过神来了,圆眼在宽大的镜片后望着他,“慕新砚,你是故意带我去法文餐厅让我出糗的,对不对!”

  从餐厅出来她就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现在算是想明白了。

  “怎么,不服气?”

  这么说就是真的喽!沈小兔将腮帮子鼓出了两个馒头,气呼呼地瞪起

章节目录

正版免费资料大全